快捷搜索:

中药在养猪中的使用,知名专家详解中兽医常见

时间:2019-11-25 19:39来源:内部绝密信封全年资料
首先,目前很多中药使用的“量”是远远不够的,兽药典里面要求的使用量,远远没有达标,大部分停留在每吨全价料里面添加2公斤以内,达到4公斤的就很少,这样的量能治病吗?(每公

首先,目前很多中药使用的“量”是远远不够的,兽药典里面要求的使用量,远远没有达标,大部分停留在每吨全价料里面添加2公斤以内,达到4公斤的就很少,这样的量能治病吗?(每公斤全价料里面只有2克中药原药,正常的用药量应该是每公斤饲料里有10克中药,距药典要求差距很大)可以很肯定的说:不能,但是大家都在这样做,就形成了中药不治病的概念,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一些兽药企业的误导,一方面兽药企业不懂中药的使用,另一方面兽药企业怕添加量大会增加养殖户的成本,养殖户拒绝使用,就建议这样使用,这是对中药毁灭和误导,为中药的正确使用造成极大的障碍。

当下,我国规模化养猪业发展势头正猛,不论从养殖技术还是规模、生产成绩方面都取得了喜人的成绩。但是,复杂的疫病防控形势俨然成为了阻碍我国养猪业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在愈加复杂的疫病防控形势下,抗生素的耐药性问题,又使得我们不得不在疾病防控手段及产品上作出新的选择。在此大环境下,中兽药的应用无疑为养猪人的疾病防控带来了新的出路!

中兽医之道:求真破伪、深躬力行

其次;是兽药企业没有按照药典要求生产,很多产品并不是真实的中药产品,而是随意勾兑的,卖价很低,甚至低于正常生产的成本,这样的中药即使使用量达标也是不会治病的,又一次为中药不治病埋下伏笔。

众所周知,中兽药是我们的国宝,中医中药也是中华文化的精髓。但是,中兽药有效的开发、推广却很是落后,虽潜力巨大,可市场表现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很多养殖户还是比较信赖曾经的“三针保健”、“有病就上抗生素”等方式。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国中兽药市场的这种疲态?当下我国中兽药发展存在哪些问题呢?中兽药市场为何还是一阵“疲态”?

中医总论致病因素:六淫(风、寒、暑、湿、燥、火),抗菌抗病毒并非中医概念,而是现代西医的范畴。

再次,中药的使用,并没有按照中医理论辩证的施治,而是按照西医理论抗菌抗病毒去治疗的,一年四季,没有辨证,没有阴阳表里,寒热虚实,不讲治法,一味的清热解毒,这样也是不能治病的。把这些不符合中兽医药理论的方法和操作应用到实践中去,中药不治病或者中药治病慢就顺理成章了,对于中兽医药是多么不公平,这就急需要我们去思考我们对中兽医药的认识、做法,寻求正确的认识和做法,重启中兽医药在养殖业中的地位。

一、中兽医大有潜力,但面临后继无人

图片 1

随着抗生素耐药性问题的不断重视,越来越多的传统兽药企业开始涉足中兽药领域,试图用其为企业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为用户带来新的解决方案。由此可见,中兽医药在当下复杂的疫病防控环境中还是大有潜力可挖!中兽医辨证施治、随症加减的大方针,使得疾病防控更加系统化,更加有针对性,即使当下在学术及实践发展中还未迎来高潮,但中兽医药未来一片看好!

形势向好,执行力是关键

就是在该领域未来被业内一片看好的情况下,中兽医却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境。我们知道,我国兽医从业人员本身就属于“稀缺人才”,在这些“稀缺人才”中,研究中兽医药的更可谓是少数中的少数了!纵观当下,业内中兽医大家,一般都已年过半百或不在人世,而下一辈,迫于生活压力以及现实的需求,都不愿从事或中途转行,导致了中兽医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酝酿30年,我国首部中医药法于今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中医药产业迎来了崭新的里程碑。而中医药产业的突破与发展、变革与完善,药材可谓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二、中兽药产品多,但靠谱的产品不多

广东天山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饶纪彬表示《中医药法》的颁布实施对中医药行业是极大地肯定,对于畜牧业来说,中兽药也将迎来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些文件对中兽药行业管理法制化和规范化有重要的推进意义,可全面提高中兽药质量安全水平。

前面说过,现在很多兽药企业开始发力中兽药领域,但是每每农业部假兽药抽检,中兽药产品总是榜上有名——要么是有效成分含量不足,要么是中兽药添加了化药成分,更有甚者中兽药有效成分含量为零!诸多企业规模较小,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技术、工艺等相对不够成熟;还有些企业在中兽药原料把控上不严格,为谋取高额利润,抓住养殖户“图便宜”的心理,以次充好,用劣质原料生产,这样一来的结果,往往是养殖户消耗了从成本却没有起到防控疾病的作用!曾听到业内某前辈说——有些不靠谱的兽药企业,在中兽药里面给你用点人药渣滓,那都算是讲良心的!

“关键在于执行力,”饶纪彬强调,“比如,县级政府以上单位等对中药的推进力度将起到关键作用,如果落实不到位,很多人仍然对中兽药持怀疑态度,另外,还需中兽药企业、行业媒体等各方共同支持与推广。”

要知道,纯正的中兽药原料价格不便宜,企业生产成本肯定不低,而养殖户对于这些不太了解,有时候一味的“贪便宜”,有些厂家此时就顺应养殖户心理——你既然要便宜,我就给你生产便宜的!最常见的黄芪多糖,每公斤价格从几十块到两三百块不等,而部分养殖户只是看一眼标识的含量,就认为便宜的和贵的是一样的东西,怎么不了解一下当时的黄芪原料价格是多少呢?由此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受伤的还是养殖户,这也是部分养殖户对于中兽药了解不够全面所导致的结果。

饶纪彬进而解释,中兽药用药讲究辨证论,以多功能和调动机体一切抗病因素,互作对微生物进行灭杀,调节内环境,使之无力适应变异,不产生抗药性。中医药源远流长,作为中兽药生产企业,专注于一点,做精做好为上。广东天山亦是如此,专注于母猪排毒,补血气,临床疗效确切,作用独特,费用低廉,给药方式简单灵活。中兽药具有平衡阴阳,祛邪扶正,标本兼治的特点。现在很多养殖场都以全价料为主,中兽药以后的发展方向可能以水溶性或口服液为主,这就要求生产企业必须升级生产硬件,提高研发力量。

另外,在中兽药推广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虚假“炒作”、“忽悠”的部分。仍然以我们最常见的中兽药黄芪多糖来讲,市面上诸多的黄芪多糖针剂、粉剂、复方剂等等,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了!但是大家可曾想过——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么多的黄芪原料?如果把这个问题和农业部抽检出的黄芪多糖有效成分含量为0等问题相结合,相信大家不难找出问题了吧?所以,中兽药产品很多,但靠谱的中兽药产品实在是不多,需要我们去擦亮眼睛,慢慢发现!

目前,中兽药在临床上还面临着一些问题,饶纪彬列举道,例如,中药材的质量难以保证,仓储技术和炮制方法难以成型,处方来源与验证方法难以明确等。这些问题不是一个企业或某几个企业可以解决的,需要完善相关条例法规并有力推行,执行不到位是无法解决的。

三、对中兽药偏见导致用户接受慢

中兽药对很多人来说,枯燥无味,年轻人不愿参与,人才培养亟待行业重视。《黄帝内经》是中医药经典,博大精深,中医药的研发,不只要关注中药现代化,也要结合传统,回归经典,图“快”不得其法,欲速则不达,学习中兽药,需要很长时间的沉淀,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方可成材。

业内总是听到这样的段子——“西医见效快,治标;中医见效慢,治本!”。这也是中兽药使用效果最为真实的写照——疗程长、药效慢等。中医是一门系统的学科,中兽医学以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理论体系为核心,强调不治已病治未病。这与当下实践中防重于治,疫苗免疫等理念重合,并且,中药具有扶正祛邪,天然无耐药性的优势,但是部分养殖户认为使用中药成本高、疗效慢、饲喂不方便、对中兽药持排斥态度。当然,中药自然美没有抗生素那么“神奇”的疗效,能够用了就控制,但记住也仅仅是控制而已。这方面,也是很多人对于中兽药的偏见吧。怎样的才算是“见效”了呢?或许,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中兽药正在以其辨证施治的理念发挥自己的“洪荒之力”!他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与抗生素、抗菌药的作用机理和“高度、格局”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许,中兽药迟迟打不开市场,和我们对它的偏见不无关系。

误解重重,需破伪求真

总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然需努力”。在中兽药事业大力发展的今天,有更多的好药需要我们用心去做!有更多靠谱的中兽药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去探寻!

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科技咨询部中兽药研发、应用与咨询首席专家,中山市天天动物保健科技有限公司首席顾问彭激夫介绍了国内中兽药的发展情况。多年来,中兽药一直以来在西药的“统治”之下,但是,最近十年,形势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西医药的一些问题凸显出来,在国内外受到各方面重视,特别是,食品安全方面的危害,屡见报道。G20会议决议中,关于影响世界经济的5大问题,就包括抗生素滥用。世界禽病会议召开时也谈到,中国是养禽大国,也是禽病大国,更是抗生素滥用大国。在这样的国际大环境形势下,兽药残留和动物源细菌耐药性控制呼吁声音渐响,抗生素逐渐在淡化,替代品受到关注,中药是极具潜力的选择。

过去,中药存在一些乱象,有不法商贩以中药为幌子,在中药中添加西药成分,现在国家监管力度加强,几乎没有人敢去碰此高压线了,有利于行业规范化。另外,前些年,就畜牧行业来说,中兽医是非常不受重视的,高校甚至取消了大学中兽医专业,仅几所大学还保留硕士研究生的相关专业。导致了行业对中兽医的隔阂与陌生,认知上存在着一些误区,成分不明确?不可检测?使用是否方便?疗效是否确实?是否见效快?为何痊愈?是否可重复?这些困惑都需要实践中一一解决。

疗效慢?肠道病容易治,呼吸道病难治,数月不休;中药十分钟即可,喷雾过后,即可见效。对症,直接就把症状解除了,对因,不复发,这是西药难以达到的。

散剂使用不方便?现在很多养殖企业用预混料、浓缩料,需要自己配成全价料,猪场一般有粉碎机和搅拌机,中药往里添加,非常方便;也可以让饲料厂添加。如果量小,饲料厂不进行服务,只要用开水冲泡,饮水用,效果非常好,也很方便。多种方案供选择,非要手动拌料就不方便。

适口性差?畜禽不懂良药苦口,中药根据甜味可分为7个等级,猪可以耐受3级;药量不大时,并无明显影响;并且临床上有多种手段可以解决,可添加甜味剂、鲜味剂、葡萄糖、味精,甚至辣椒等。

国际国内形势对中医药是利好的,将迎来中医药的春天。现在,人们观念有所转变,但是,目前行业还有些混乱。有两点尤为突出:

一是所谓提取有效成分的现代中医药。其做法与传统中医药不同,提取的中草药有效成分,已经不是天然动植物本身的结构,这是西化的中医药,任何天然动植物,都是很多成分组成的,我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祖方,君臣佐使,成分繁多,能够非常有效地发挥作用,仅提取一种或几种有效成分,很难说能够达到应有成效,这是现在中医药走入的一个误区。原因在于,使用者要求成分明确,能够进行检测,这是西化的标准,对中医药是不合时宜的。中医药的特点是疗效确实,成本低,应有适用自身的评价标准。

二是宣传中医药抗病毒、抗菌,这些概念在中医里是不存在的。中医总论致病因素:六淫(风、寒、暑、湿、燥、火),抗菌抗病毒并非中医概念,而是现代西医的范畴。中医并不针对病毒细菌,而是机体。把机能调理到正常,驱除病邪、扶正机体才是中医的精髓。

法因证立、方随法出,辨证基本功要扎实

中医讲究法因证立,方随法出,必须要针对临床异常情况进行辩证,有了辩证才能立法,立法之后才能开方。现在中兽医发展存在的困扰在于,很少有人对临床异常现象对中医准确辩证。

图片 2

在养猪生产当中,母猪一生中最大的应激为分娩,中医对于分娩的辩证,概括为十六字:气血俱伤,正气不足,元气受损,百节亏虚。气血俱伤,可以补气血,补气用黄芩、补血用当归;正气不足,正气是指脾胃之气,醒脾不离生麻,胃寒可用砂仁即所谓的香砂;元气受损,元气指肾气,肾气分为左肾和右肾,左肾用的较多的为菟丝子,右肾用的多的是肉桂;百节亏虚,亏虚即不通,全身不通,不通则痛,可以运用通的中药给予打通。生产中有太多过程产生异常,应该把这些异常找出来后,进行准确辩证。只要辩证清楚了,方子自然出来了,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中医思维判断猪病的问题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进入西医领域,分析病原微生物就复杂多了。

辨证不过关,基本功不够,需要中兽医人才潜心修学,打牢基础。

炮制工艺要钻研,配伍要讲究

现在中兽医的疗效与以前相比,略有差距,原因很多,比如,过去药材都是野生的,现在大部分是种植的,生长环境差异造成药效差异。更为重要的是,过去非常重视中药的炮制,现在很少有企业做中药炮制方面的研发,传统几乎已丢失殆尽。

炮制工艺极其讲究,每一味中药的预处理过程,都朝着固定的方向,起到相应的作用。例如,较为常用的黄芩,它的特性为人熟知的是清热解毒,实则不尽然。生可用于清热,炒可用于安胎,炒至碳黄芩可用于止血,酒制可针对上呼吸道,摒弃其他功能。过去的炮制主要是用于解毒,现在我们选择的药物毒性很弱,炮制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增效,变通与钻研要兼顾。

现在有些企业的方子,是不符合常理的,中药需要平衡,一对一对出现,就像一男一女,才会有比较好的效果,谁和谁组成家庭的情况不一样,方向不一样,幸福程度也不同。仍以黄芩为例,解热作用,配柴胡解气质热,配白芍清血分热,配黄连解湿热;如是,皆有章法。没有正确的中医概念,开发方向就可能出现偏差。要有整体观和平衡观,应根据畜禽生理结构变化,调整整体性能。

最后,彭激夫建议行业呼吁放开中兽药手脚,目前中兽药受限于中国药典,不能使用新药方,若新药方采取备案模式,或可为激发中兽医研发活力提供快捷便利途径。当前,几百亿的市场被放开,中兽药不可避免地会和人用中药竞争,尽量回避人用中药原料,否则,竞争处于劣势,退而求其次,会影响疗效。

图片 3

编辑:内部绝密信封全年资料 本文来源:中药在养猪中的使用,知名专家详解中兽医常见

关键词: